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五谷豐登小福妻 > 第五十一章透露一些消息
    “為啥?董英你還有臉問為啥,宋福為啥要挨揍,他是幫著多多的人,今天宋福不攔著,你家孩子把多多打壞了,事情能這么簡單解決嗎?至于有娣就是個小丫頭,能打多疼,她做姐姐的護著弟弟沒錯。”馮桂花噴道。

    董英還想說啥,嘴里沒話,她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沒用,只好悻悻的把肉球和天天扶起來,馮桂花她們抱著錢多多先回前院。

    “娘,對不起,我沒有看好他們。”宋長寧走到錢貴鳳跟前主動認錯,錢貴鳳心里一開始有點火氣,氣宋長寧沒有跟在宋福跟前,這孩子自己主動站出來認錯又把那點火氣給澆滅了。

    宋福原本跟在后面,時不時踢一下石子,要不然就嘴里嘟囔著自言自語,可聽到宋長寧和錢貴鳳說話,他忽然跑過去拉開宋長寧:“不準打長寧。”

    “我沒要打你的長寧。”錢貴鳳被她這個傻兒子氣到了。

    “長寧你以后跟緊他就行,這回就算了。”錢貴鳳語氣還算平和的說道,宋長寧緊忙點頭,她拉著宋福到后面:“大哥,阿娘沒有要打我,你不要害怕。”

    死前最恨的人,反而變成最護著她的人。

    “不挨揍,不能挨揍。”宋福又傻乎乎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你別總讓那孩子看著宋福,我瞧著咱家宋福沒傻的什么也不懂。”馮桂花對錢貴鳳小聲道。

    錢貴鳳點頭:“娘,我是讓長寧看著他別受傷。”

    “我知道,但你聽我細說,你看今天宋福還知道幫多多呢,沒傻的不知好,你平時也多讓他自己在外面走走,可能慢慢就聰明起來了,而且我瞧你家宋福挺聽那孩子話,你以后有啥事讓那孩子去說,說不準宋福就被鍛煉出來,以后咱們說話也能聽,能聽就是好事,時間久,他就能聽懂了。”馮桂花認為傻子就是聽不懂話,想不明白,宋福要是能聽話以后就能聽懂話,那不就聰明了。

    少傻一點是一點。

    錢貴鳳慢慢品出味兒來:“娘你說得對,我回家好好鍛煉宋福去。”

    “不行給宋福改個名吧,宋福送福,不就把福給送走了。”

    錢有財心里一直記掛著這事兒,但沒想到合適的名字。

    “爹我也想過這事,但改啥名字好,能把他前些年送出去的福給攢回來。”村子里的人沒少拿這名字開玩笑,說把福氣都送走了,所以才成傻子。

    “是個問題啊。”

    “當初也是你亂起名字,咋沒想到這一茬。”馮桂花拍了下錢貴鳳的胳膊,嗔怪道。

    “我當初也沒想那么多,”

    宋長寧聽到,靈機一動,她叫住錢貴鳳:“娘,要不然叫福道吧,宋福道。”不是把福送走,而是把福送到。

    這名字乍一聽奇奇怪怪的,但你仔細想,這名字妙啊。

    沒改錢貴鳳喜歡的福字,還把這這福氣送回來。

    “好好好,這名字真好。”錢貴鳳一聽就喜歡,她蹲下抱著宋長寧對著她臉頰使勁的親了兩口:“宋福到家,長寧你可真是個寶。”

    馮桂花覺得也好聽:“是個好名字。”

    錢有財聽到這名字心里也敞亮:“福到,好寓意。”

    “以后咱們就叫他福到,讓咱家阿福丟的福氣都拿回來。”李新花叫上口,覺得這名字太好了:“其實名字說道不少,天天都被別人叫,氣運就從那里被叫出來。”要不然她家兩個孩子叫招娣和有娣干啥,還不是為了有個男娃子。

    宋長寧抿唇:“不是福到來的到,是腳下的這條道,這個字不僅同到一個音,還能指阿福哥哥一輩子都走在福道上。”

    聽著宋長寧的解釋,錢貴鳳莫名其妙的鼻子發酸,她抹開眼淚:“這個字好,咱都不認識字,也不知道咋寫,但這個意思更好,福道,我希望我這傻兒子能一輩子都享福。”

    李新花拍拍錢貴鳳的肩膀安慰她:“別難受了,宋福現在多好一孩子。”

    “長寧認字嗎?”錢有財問她,不認字咋能說出這么多來,但這村子里也沒聽說有學堂這種地方,這孩子能說出這樣的話,多多少少肯定會點。

    宋長寧糾結著解不解釋,就是怕他們懷疑她識字,她識字是逃到外面被那個人教的,貴人教她認識草藥,那個人教她讀書寫字。

    外面的天地無比廣袤,不像這里山窮水盡,她好想出去到外面的世界,有吃的有好看的衣服還有那個人。

    “我們村子以前有個瘋女人,誰也不知道她從哪里來的,以前有狗咬她,我幫她攆狗,她就對我好,教我認識一些字還有草藥。”

    她們的確有個瘋女人,她也幫那個瘋女人攆過狗,至于她認不認字會不會認草藥,宋長寧倒是不知道。

    “你還認識草藥呢!”馮桂花驚呼出聲。

    郎中在這這里是稀罕人,就簡單會認識一些草藥那也了不得,宋長寧有想過上山挖草藥回來吃,或者換點吃的,但一直沒有開口的機會,她不僅認識草藥,還會看病,貴人說她是千載難逢的醫者,她在治病這方面一點就通,她自己隱隱也能感覺到,認字的時候須要好幾天,那人說她是中等資質,但是認草藥,背草藥的名字要快很多,看幾遍就能記住模樣和名字。

    “這孩子可了不得,貴鳳,剛才她能說出來那兩個道字不一樣,我就覺得這孩子認字。”

    錢有財說道。

    錢貴鳳先是震驚,接受下來就問:“你這孩子你平時怎么沒說呢?”

    “這個很重要嗎,我也只認識一點草藥,認識的不多,也沒給人吃過,可能也認不對。”宋長寧繼續藏拙,不想被人覺得她好像很厲害一樣,可也要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認識草藥的,日后若是有用,也有人能聽她一面之詞。

    到了前院,錢招娣和錢有娣帶著多多去洗臉,宋長寧要帶宋福去洗手,不,以后就是宋福道,她帶著宋福道去洗手:“娘你們先進屋吧,我等會兒就帶著阿福哥哥進去。”宋長寧乖巧說道。

    錢貴鳳點頭,馮桂花湊到井旁邊將手洗了:“剛才抱多多抱得我自己一身泥,哈哈,洗洗。”她洗完手才進屋。

    “貴鳳這丫頭真值那些米,還認字呢,雖然老一輩都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但也不想想,人家高門大戶,住在鎮子里那些人,誰家女的不認識兩個字,我可聽那王婆子說了,外面的女人也得識字,不僅要會認字,還要背幾個字幾個字的句子,會彈琴會畫畫,要不然都嫁不出去。”馮桂花笑著和大家說。

    她找了件衣裙出來,拿著上外屋地換完進來繼續說:“你家長寧會認字,等以后這年頭好起來,她就要比不識字的女人家強,沒事還能讓她教宋福和小雨。”

    錢貴鳳聽她娘的話:“嗯,等回去我就讓她把自己認識的字都教給小雨福道。”

    馮桂花用手抽了下嘴巴:“瞧我這記性,我們家大外孫現在有新名字,叫福道了。”

    錢有財也樂呵起來:“是吶,那孩子腦袋轉的多快,我想了這么長時間也沒想到啥好名字,她剛才就聽咱們說那一嘴,就能接上這頂好的名字,厲害,你可得好好對這孩子,日后有她給你養老送終,保準沒問題。”

    “嗯,我對長寧可好了,還給她雞蛋吃呢,人家拿著雞蛋沒有自己吃獨食,還給我們分呢。”錢貴鳳夸贊道。

    “是個好孩子,希望我家多多以后能娶到這么好的媳婦。”聽錢貴鳳說的,李新花都有些羨慕。

    “奶,你把衣服給我,我給多多洗衣服正好把你的一起搓出來。”錢招娣走進來,馮桂花聽她這么說樂呵的將衣服拿給她:“瞅我大孫女多孝順。”

    “我應該做的。”

    錢招娣拿著衣服出去,將衣服放到木盆里,放上皂角揉搓起來,她洗的認真,每個地方都要揉搓一下才行。

    錢多多穿著小肚兜和褲子,被錢有娣用溫水從頭澆下,他打個激靈:“好舒服啊,再來一次。”

    “臭小子,你以后讓我省點心。”錢有娣笑罵道,配合著又澆一次。

    “長寧嫂嫂,什么是認字啊?”宋小雨用好奇的大眼睛看著宋長寧,看大家的反應,會認字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呢。

    “我們說的話,也可以寫出來,像這樣。”宋長寧帶著宋福還有宋小雨坐在一旁,她在中間,拿著小木棍在地上寫下一個雨字:“這個字就是宋小雨的雨,長這樣。”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