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佬穿成虐文炮灰 > 農夫的童養媳25
    鴨公嗓少年不知從哪又召來一批士兵護送他們一行人進京。

    順娘緊緊抓住江河的袖子,實在太嚇人。這群面色嚴肅、煞氣滿身的軍士怎么看都不像是吃素的,肯定真刀實槍的砍過不少人。

    對比之下,鴨公嗓帶著去挖土豆的帥小伙更高大齊整些,看著也沒這批士兵可怕。

    老御醫擠出笑容,“他們是來護送……土豆的!對,護送土豆的。”

    領頭的鴨公嗓少年摸摸鼻子,好吧,他成土豆了,成為土豆也不錯,如果天下再無饑荒的話。

    土豆被放在籮筐里,每個籮筐底部都放了——江河嘴角抽了抽,那是綢面的被子吧。

    “馬車有點顛簸,這樣就不會弄傷土豆。”少年顯然十分寶貝這些土豆。

    江河發誓這一定是史上身價最貴的土豆。

    馬車十分舒服,躺下睡覺都沒問題,車上還可以喝茶,茶壺的位置是固定好的,路再崎嶇水都不會濺出來。

    江河對少年的身份有了領悟。

    老御醫舒舒服服地伸著懶腰,“才離開京城兩年感覺離開二十年以的……回去可得找老朋友聚聚。小子,我還以為你會拒絕上京城的。”心無大志,年紀輕輕就像個隱士恨不得當一輩子農民。

    江河瞪老御醫一眼,“我要是不離開,過不了多久老御醫來看我就只能看到墳墓了。”遠的姑且不說,單看縣太爺就不是個心胸寬闊的。

    老御醫苦笑,“所以我這不是跟著你上京城了嗎?放心,老家伙還是有一些人脈的,護著你沒問題。”江大郞就一普通農民,畝產三千斤的東西哪里護得住,非但護不住,就怕有殺身之禍。

    “那就麻煩您了。”順娘柔聲說,到時一家子定居京城還真得麻煩老御醫。

    土豆送到的時候,皇帝顧不上脫了衣裳千嬌百媚的美人,生龍活虎的跳下龍床,美人氣得頭冒煙:究竟是哪來的狐貍精讓皇上這么迫不及待?

    江河再次證實自己的猜測,挖土豆的大多是皇宮的侍衛,各大世家特意挑出來在皇帝面前刷臉的,后來守衛的那批士兵才是真刀實槍上過戰場的精銳。

    “抱歉。”鴨公嗓太子有些不好意思,“為了安全不得不隱瞞。”一路相處下來,太子對江河評價很高,不希望他對此有芥蒂。

    江河連擺著手以示不在意,他是真不在意,若是太子一路招搖說自己是太子,他大概早找個理由偷溜了。

    盯著那山一樣的土豆,皇帝兩眼放綠光,這比一百個美人脫光光還有吸引人。

    江河態度恭敬而不卑微,向皇帝介紹了土豆的種植條件,季節跟產量,還送上幾張菜譜。

    皇帝跟太子坐一起吃了一頓土豆宴。真不錯,當菜可行,當飯更是可行。

    “父皇,兒臣與江大郞走了一路,他是有才的。”太子向皇帝推薦人才,“果然民間有隱士啊。”

    皇帝看著江河那不算英俊的臉,越看越喜歡,此人有運道啊,大齊這么多人,怎地就他找到并種出此等神物,“朕打算給你封官,進農部如何?”

    江河猛搖頭:“謝謝皇上,可小民沒讀過多少書,只會種田,只會當農民。”

    皇帝更喜歡了,怎么會有這么謙虛的青年?看他態度不亢不卑的模樣,言談舉止可不像沒讀多少書的模樣,謙虛,實在太謙虛了!

    皇帝當下決定讓他管皇莊,他暗地里有個隱秘的念頭,四十歲的生辰得了土豆這神物,江河這個人一定是吉祥物,他肯定會為他帶來好運。

    皇帝上位的時候旱災嚴重,土地干裂得幾乎寸草不生,所有人都懷疑他被上天所惡,這個皇位他坐得艱難啊……

    時間過去二十多年,皇帝還記得造成他差點下臺的饑荒,當時叛軍都快打到京城。雖然后來風調雨順,但有心理陰影的皇帝比誰都重視老百姓的吃飯問題,眼下的國泰民安就是他的功勞。

    皇帝摸著土豆仿佛摸的是絕世美人兒細膩的皮膚,有土豆這個大殺器在,他就能成為千古一帝,不信你問問古往今來有多少皇帝解決了糧食問題的。

    江河不知道自己面對皇帝并不像這時代的人那般誠惶誠恐讓皇帝印象非常好,他現在看著皇帝賞的金子心花怒放,這下好了,順娘不用那么辛苦。

    “夫君,你見到皇上了嗎?”順娘一臉好奇,“皇上是不是身高八尺,眼睛如雷電……”

    “你說的是人類嗎?”江河無語,“民間的傳言不可信的,皇上也是平常人……這么好奇就該跟我一起進宮的。”

    順娘當下腿抖,干笑著:“不成,我一想到進皇宮胃就抽筋想吐。”先前她太緊張了,一直想吐,擔心冒犯天顏,只好待在客棧里。

    “不過真的很遺憾,平常百姓一輩子都沒機會見到皇上呢。”

    江河沉默了會,“娘子不用遺憾的,咱們以后還有機會看到皇上的。”

    “啊?”

    “我估摸著要在村里安安穩穩種田是不可能的,那就干脆給最粗的大腿種田吧。”畝產三千斤的土豆,以后單是好奇跟不死心還想看奇跡的權貴就能煩死他。

    順娘一臉不解,“什么?”

    “皇上讓我負責一個皇莊,也就是說咱們以后的任務是給皇上種田。”

    種田順娘是不怕的,可給皇上種田?

    他們一家子這是一步登天了?可是……

    “土豆只是恰巧,要是咱們種地種不好怎么辦?”順娘腿又開始抖。

    “別擔心,皇上并沒有期待咱們種得多好。”江河安慰她,“到皇莊種田不過是皇上給咱們家的恩典。”皇帝的意思十分明顯,這是告訴權貴,江河是皇帝罩的,別打主意。

    江河對皇帝有好感,翻遍史書,很少有皇帝這么重視農桑的。

    “對,房子也不用買,咱們住皇莊。”

    順娘松了口氣,家里這段時間是賺了不少,可在京城買房還不夠,京城的房子怎么貴成這樣?

    “不了,還是買吧,房子還是值得投資的。”江河想著皇帝給的金子,真是放哪都不安全,放錢莊還得給錢莊利息呢,還不如買房子。

    金子閃閃的金光差點讓順娘暈眩,那些土豆就這么值錢?真的賣出了黃金價。

    在京城買房子的錢有了!還有剩下的能買個鋪子呢。

    江河找中人尋合適的房子鋪子。

    老御醫也不急著找老朋友要人情保住江河,皇帝就是天下最粗那根大腿,還找啥呢。

    順娘跟江河在太子派的人的陪伴下游覽兩天京城,皆心滿意足。兩人穿上合身又氣派的衣裳,給女兒跟村里處得好的鄰居買了禮物后,打算回村里接兩個女兒過來。當然他們這么折騰還有個原因,衣錦還鄉啊,一定要回去嘚瑟氣氣老小陳氏,順便氣江海,最好他考不中。

    “回個屁!順娘懷上了。”老御醫罵道,“都生兩個了還這么粗心!”

    江河驚喜過后趕緊定下一個各方面都不錯,當然價格也非常美麗的房子,這會也顧不上價錢,拎包即可入住的房子才是最重要的,又匆忙買下一個婆子伺候懷孕的妻子。

    然后他還想磨蹭,結果被老御醫趕走,在太子派的幾個士兵的陪同下一路狂奔回青云縣。

    江河回到村子時,全村人夾道迎接。

    “江大郞,皇上長啥樣?”

    “皇宮是不是到處是黃金?低頭就能撿到銀子?”

    “太子長啥樣?聽說太子長得跟天上的神仙似的……”

    江河一一回答他們的問題,尤其是看到遠遠就躲著的老小陳氏,他臉上的笑容更燦爛,回答得更嘚瑟。

    “皇上啊,那真是無比的英俊,身高八尺,目光如雷……”

    “皇宮不知是啥做的,陽光一曬亮閃閃的發金光……”

    村民們睜大眼睛,半點懷疑都沒有,還真覺得皇帝就該長這樣,皇宮就該是黃金做的。

    幾個士兵憋住笑,一路上他們也知道江大郎,這就是個有趣的人。

    好不容易告別熱情的村民,江河摟著兩個閨女朝桃花娘家走去。

    桃花娘瞅著那一堆禮物,有些暈眩,這些都是從京城帶回來的?這得多少錢啊……啥,這里還有皇上的賞賜?哎喲喂,不就幫帶十來天孩子而已,她拿著手抖啊。

    兩只妞妞看著沒半點不妥,依舊天真活潑,吱吱喳喳像小麻雀般訴說對爹娘的思念。

    “娘要有小弟弟了?”

    江河組織著措辭,二胎——不,三胎教育不可避免,一定要對前面的孩子一視同仁,告訴她們爹娘的愛是一樣的……

    “哇,好高興啊,我們要有小弟弟了。”這是二妞的小奶音。

    “以后我們就有倚靠了。”這是更懂事的大妞。

    好吧,心理干涉沒必要,江河忘記這是古代,女子出嫁后還得看娘家兄弟給不給力才能活得順心的古代。

    “咳,不一定是弟弟,也可能是妹妹。”重男輕女可要不得。

    兩只妞妞沮喪會,又提起精神來:“沒關系,是妹妹的話咱們就一起做頭花。”她們賺了很多小錢錢呢。

    兩只妞妞商量著給未來的弟弟或妹妹帶什么禮物,江河帶幾個士兵去休息。

    山上的花生黃豆全都收割好,堆在糧倉里像小山一樣。

    江河有些可惜。路遠,帶不到京城,只能送給村民。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