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嫡狂之最強醫妃 > 142、她是我喜歡的姑娘(2更)
    用罷早飯,溫含玉將喬越推回到他那已經被阿黎捶毀的屋子里,“去收拾你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了到院門外去。”

    不待喬越問上什么,她便已轉身走開。

    依舊赤著上身沒件衣服穿的梅良這時候湊過來,邊徑自往屋里去邊道:“小喬,拿件衣服給我穿。”

    喬越的衣物并不多,從平王府出來時他帶著的衣裳連著身上穿的也不過三套而已,這一路來他也未有給自己置辦過新衣,這會兒穿著的還是冬日里的衣裳,不過是減去了幾件而已。

    他的衣物就在他的包袱里,包袱就在床頭里側。

    梅良把包袱從床頭里側扯出來,打開,隨意抽出一件深海藍色的袍子,“就這件吧。”

    誰知喬越卻急忙推動這椅輪上前來,抬起手便拿過梅良拿在手里的深海藍色袍子,“這件不行。”

    梅良并不介意,只又再從包袱里拿起一件中衣,“那就這件吧。”

    誰知這一件還是被喬越拿走,“這件也不行。”

    “這件汗衫總可以了吧?”梅良再拿起一件。

    “不可以。”喬越依舊把汗衫也從梅良手里拿了過來。

    這些都是阮阮親自讓衣莊為他裁剪的,他自己一次都未舍得穿過,當然……不能給小師叔。

    連拿三件衣服都被喬越給奪去,梅良便沒再從包袱里拿,而是盯向喬越身上的衣服,“那把你身上穿的給我。”

    “這……”喬越低頭看一眼自己身上淺海藍色的衣裳,果斷拒絕了梅良,“也不能給小師叔。”

    他現下身上穿的這身,也是阮阮送給他的,不能給他人。

    小師叔,也不行。

    “小喬,你變了。”梅良盯著喬越,那雙總是懶洋洋的眼眸里竟寫著委屈,“連一件破衣服都不給我。”

    喬越卻是忍不住輕輕笑了一笑,“我給小師叔拿一件。”

    “你就這么幾件破衣服,你懷里揣的身上穿的都去了大半,哪還有衣服給我穿?”梅良不高興,“還有,為何你懷里揣的和身上穿的不能給我?你還是不是小喬了?”

    喬越不疾不徐找出一件非溫含玉送給他的衣服,遞給了梅良,“這些是溫姑娘送給我的,所以不能給小師叔。”

    在梅良面前,沒什么心事需要遮掩,也沒什么話說不得。

    他們師叔侄一同死里求生已不知多少回,在天獨山上的日子,他們飯一塊吃,武一塊練,便是澡都一塊洗,曾經他們身上哪兒有顆痣有塊疤,他們彼此都再清楚不過。

    他們雖未一同在沙場上出生入死過,但是他們卻肝膽相照。

    他們之間,有話直說便行。

    “她送給你的就不能給我穿了?”梅良不能理解。

    “嗯。”準確來說,是他不舍得。

    “為什么?”梅良拿過喬越遞給他的一件舊衣,更不解。

    “因為溫姑娘是我心儀的姑娘,心儀的姑娘送給我的東西,我怎么能送給他人?小師叔你說是不是?”

    “心儀的姑娘送給的東西,所以不能給別人?”

    “對。”

    “我穿幾天再還給你也不行?”

    “不行。”

    “我不懂。”

    “以后小師叔若是遇到了能讓小師叔心儀的姑娘,屆時小師叔自會懂了。”

    “你還是那個能我和穿同條褲子的小喬嗎?”

    “當然。”不過,“這不一樣。”

    喬越說完,忽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將梅良才拿到手里的衣服又拿了回來,放回包袱里,綁好。

    梅良愣了愣,“小喬你這是干什么?連舊衣服都不給我穿了?”

    “小師叔身上的衣服是阿黎姑娘拿去的吧?”喬越不答反問。

    “是啊。”

    喬越將包袱綁起的動作更果斷,“那小師叔就再光著幾天吧。”

    “小喬你這是幫著外人欺負我呢?”梅良不服。

    “師門有訓,不能打女人。”喬越提醒他道。

    “我沒打她,都是她打的我。”他渾身骨頭都快被她打散了!

    “小師叔做的事情比打了阿黎姑娘還要嚴重。”喬越將收拾好的包袱放到自己腿上來,“待阿黎姑娘原諒小師叔了,小師叔才能有衣服穿。”

    這事他也沒法解決,只能且這樣先了。

    不能阿黎姑娘在小師叔這兒受了委屈,他還向著小師叔的。

    喬越說完便出了屋去。

    梅良:“……”

    喬越來到小院外時,愣住了。

    只見門外三輛馬車已在等待,十六見著他,忙上前來替他拿過放在他腿上的包袱,帶著一臉歡喜:“主子!”

    溫含玉人已在馬車里,聽著十六的聲音,她從馬車里將車窗后的小簾掀開,看了面有詫異之色的喬越一眼后便將簾子放了下來,并未說話。

    “主子,十六抱你上馬車。”十六將從喬越腿上的包袱放到溫含玉乘坐的那輛馬車上,不待喬越說上什么便將他抱起放到了馬車里,就坐在溫含玉對面。

    跟在喬越身后的梅良作勢也要登上同一輛馬車來,卻被十六眼疾手快攔住,指向后邊一輛馬車,道:“小師叔的馬車是后邊這輛,最后邊那輛是來放主子的椅子用的。”

    主子和溫姑娘好好的一輛馬車,絕對不能讓小師叔來湊熱鬧!

    原本溫含玉要求準備的只是兩輛馬車,喬陌給多加了一輛,道是馬車里坐了人再放進喬越的輪椅的話太過擁擠,寬敞些坐得舒服些。

    溫含玉自然沒有異議。

    十六則是覺得穆王爺想得非常周到,怎么能讓一張椅子阻攔了主子和溫姑娘的相處呢!

    既然穆王爺都給主子安排好了,就更不能讓小師叔湊熱鬧!

    而且還是衣服都沒穿一件的小師叔!那會污了溫姑娘的眼!

    于是,梅良登上了阿黎坐的那一輛馬車。

    他登上馬車時,阿黎只憤憤看了他一眼便低下頭繼續做她手中的活計,對于梅良與她同乘一車并沒有什么特別反應。

    反正她在中原這段時日里總免不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沒必要整得水火不容,而且她也不是這中原女子忸怩的性子,就當做被野豬不小心撞到就好了,家鄉沒有人知道的這些事全都當成是野豬干的就好了!

    梅良這廂一瞬不瞬地盯著阿黎手中的活計瞧,喬越那廂也詫異地看著溫含玉。

    “阮阮這是要去何處?”

    ------題外話------

    下章內容應該就能把過渡內容寫完了~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