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點金 > 183 深邃的星空
    目送著窗外的那對機器人兄妹從這里踏出了長達數十年尋找幸存人類的征途,蕭楠終于轉過身,道:“雖然你和娥皇定下了誓約,從神的時代退場,承諾不會再干預人類的進程。

    但是很顯然,在機械在末日召喚你之前,你就已經開始了回溯歷史,試圖拯救自滅的人類。

    一次次又一次失敗,卻創造了更多了因果,就如同你說過的,在尋找真相的路途上,鋪滿了‘蕭楠’的尸體。

    僅僅是這一個人類世代而已,你都如此眷戀不舍。

    在更早之前逝去的無數個人類文明世代,你又為他們回溯了多少次?又見識了多少次人類的無可救藥?”

    在他的面前,面對著他矗立的男子,借用了昔日圣人的容貌,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世上還有人,比你更愛人類么?”蕭楠凝視著他的眼睛問,“近乎無限的尋找真相,只為了人類能夠茍延殘喘哪怕一秒鐘。然后依依不舍的注視著他們無可挽回的步入毀滅。”

    “十萬次,還是一百萬次,還是一千萬次。”伏羲終于開口,“又或者是一億次。”

    即使如此。

    還是。

    “無法割舍。”蕭楠道。

    神之所以稱之為神,

    因為無限的精神容量。

    無限的記錄。

    無限的時間。

    在那漫長的一億年的長河里,又加上億萬次的時間回溯,

    這么漫長的時間,

    都不足夠,

    不足夠看完名為人類的詩篇。

    人類,無數次熄滅了火焰。

    又無數次再度啟程,與神同行。

    當蕭楠邁步走近伏羲。

    黑暗的客廳變得越發幽深,繁星化為光點,在他周身流轉閃爍,此時的客廳已經不是客廳,好似是宇宙的一角。

    “一億年前,你誕生自恒星太陽的核心,奇跡般產生了生命的地球招致了奇跡,你伴隨著太陽風暴來到了地球。”蕭楠緩緩道,好像他已經洞悉一切。

    “然而宇宙迄今仍舊處在巨大波濤洶涌的‘星之風暴’中,持續了一億年依舊沒有停歇的跡象,無數的可能性都被碾得粉碎。

    你鎖住了銀河,讓人類在他們窮盡一切能力可供觀測的范圍內,認為這個宇宙是風平浪靜而靜謐的。

    你

    不僅開啟了文明,還給了他們星空。

    每當他們進化到足以去觀測宇宙,去看清頭頂那片繁華閃爍的星河,哪怕那星河只是你給予他們的‘幻象’,也想他們為這一刻而感到幸福。

    你是何等深愛著人類。

    就如同他們深愛著你。

    無論你以何種形象出現,

    人類都深深眷戀著你。”

    蕭楠終于來到了沙發前,坐在了方才伏羲所坐的位置上。

    “我會……讓他們活下去。”他說,“哪怕你創造了我,讓我來為你做決定,我知道,你的決定永遠不會更改。

    你太過熱愛人類。

    最不愿意放手的,是你。

    至情的是人,至信的人,至性的也是人。

    這個物種,如此光輝,吸引著神的目光。”

    伏羲在他的身后,雙手落在他的肩膀上,道:“那就去看吧,去理解到底什么招致了人世的毀滅。哪怕多延續這人世一秒鐘。直到再也無法延續,那么就從余燼中再度點燃他們的火焰。”

    蕭楠緩緩閉上了眼睛,直到于管家給他蓋上了毯子。

    當他睜開眼時,電燈已經亮起,房間恢復了原本的整潔和嶄新,蕭教授和沈鈞早已從外面回到了屋里,還在嚷嚷方才失敗的食材事件。

    這些人啊。

    看起來都是很普通的人。

    卻最后成了呼喚伏羲的一環。

    如果自己沒有在民國時代成功消除禍根的話,那么他們會一次次的慘死,又會一次次導致伏羲被呼喚。

    這次絕對要成功!

    他的身上背負了太多人的命運!

    不僅僅是為了婉月,還是為了蕭教授,沈鈞,于管家,苗楓,以及所有被卷入漩渦中的人們。

    方才短暫的幻夢,起碼又讓他明白一件事情,如果要想要返回民國時代,那么必須繞不開的問題就是沾染了伏羲之力的“媒介”,如同一開始的蕭城的路燈,那個滑坡。

    而這一次的媒介卻古怪無比,那就是除了自己,曾經親眼看到伏羲的李星。

    直到這一刻,他不得不承認伏羲是多么高看自己,展示了更多可能永遠無法被人類知曉的“秘密”,而他的啟示卻依舊語焉不詳。

    該說他慷慨呢,還是說他吝嗇?

    “不要在這里睡覺,會著涼的,去樓上臥室吧。”蕭教授關心的對蕭楠道。

    “沒事,我就是覺得無聊打了個盹。”蕭楠道。他抬起頭時,偶然瞥到了蕭教授和沈鈞彼此握住的手。

    雖然他們兩人都同為男子,但是也許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對戀人。

    沒有他們的獻身,便沒有伏羲的降臨。

    他們至死不渝的愛情,是因果的重要一環。

    蕭教授此時反而不好意思的松開了手,道:“我們繼續做飯,等苗楓回來了,大家一起吃頓豐盛的午餐,這樣起碼可以緩解下你的無聊。”

    “我想上屋頂的陽臺花園看看。”蕭楠道,“望遠鏡也借給我吧,我看看苗楓到底劃船到了哪里。”

    “我陪您去吧,現在電量不足以運轉電梯。”于管家說。

    “小心點啊,屋頂花園里都是積水。別滑倒了。”蕭教授提醒道。

    于管家于是直接把蕭楠背到了別墅屋頂一個專門設計的天臺花園里,從這里可以俯瞰低洼處的街道,蕭楠扶著欄桿,用管家提供的那種單筒望遠鏡往遠處看,果然在三條街外的水勢浩渺中看到了劃船的苗楓!

    街道上人煙稀少,因為到處都是河道般的積水,倒是有不少人用泡沫或者木板在那劃水,還有警用的發動機艇在水上駛過,苗楓則拿個漿慢悠悠的劃著。

    這家伙還真是會玩。

    要不是只有一條腿太受局限,其實他也想嘗試下在街道劃船的感覺。

    繞了幾個街區后,苗楓終于返回了,他竟然不是僅僅只是去劃船,還“滿載而歸”,竟然還帶來了他從遠處地勢高的超市買來的日用品什么的,竟然還有蕭楠在民國時最喜歡看的報紙。

    百無聊賴中,也只有看看報紙才能知道外面最新的消息了。

    由于雨停了,他們最后決定在天臺花園吃燒烤,喝啤酒。當然吃燒烤不一定只喝啤酒,結果就是蕭楠喝了半杯白酒摻啤酒,就呼呼睡著了。

    他的酒量是真的不行。

    雖然被大水圍困,但是日子難得的悠閑平靜。

    電力系統在三天后終于恢復了,只是這次停電給城市造成了巨大的打擊,很多設施都在癱瘓檢修狀態,水位也漸漸消退,街上都是消毒水和潮濕的味道。

    原本去海邊的計劃就這樣泡湯了。

    眾人只好重新規劃。

    多日未見的周子豪等人終于又來找苗楓了,這些少年少女,說是找苗楓學藝,實際上免不了一番混吃混喝。

    天氣預報說最近天氣都不會太好,暴雨不知道哪天又會突襲,海邊之旅取消,這讓他們十分沮喪,為了補償他們,沈鈞說可以來一次周邊游。

    在這個城市的周邊,除了已經開發成工業區的地方,就只有一個叫做埡口區的丘陵地帶,埡口區勉強算是個風景旅游區,聚集著大學城和一批所謂的文化事業基地,只是一直發展緩慢,也沒什么特別好玩的地方,作為旅游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因此他的提議遭到了周子豪等人的一致反對。

    “埡口區,據說鬧鬼。”吳明美道,“不過這也是我媽道聽途說的,可能是謠言,傳說埡口區以前是亂葬崗,埋著很多無名尸,是個風水特別差的地方。去那里會沾染穢氣,還是別去了。”

    “那就只能等到你們放寒假,到時候請你們去個遠的地方玩了。”沈鈞道。

    “聽說李星住的精神病院,就在埡口區。真是怪事,他之前還好好的,怎么說瘋就瘋了呢。”周子豪道。

    “李星就在埡口區?!”蕭楠對這個地方產生了興趣,本來他還想調查下李星到底在哪里,可打了他老爹的電話都打不通。

    “是啊,不過我可不想去探望他。”吳明美道,“希望他那種人永遠都不要出來禍害人。”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