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大美時代 > 438、到底誰才是惡人巧諂多,非義茍且得
    等到萬長生那件雕塑復制品出現在展廳的時候,領導參觀已經接近尾聲。

    可能是場館參觀路線設置的原因,這尊獲得金獎的雕塑作品放在最后的廳大門中央,順著出去就算是結束了整個參觀游覽行程。

    原作一米多見方的漢白玉,這里只有一半大。

    本來藝術沖擊力下降了不少,在周圍有些真人比例大小的雕塑面前,都有點像個配角了。

    這幾位領導中,卻有人呵呵笑著:“對嘛,就是這個雕塑,我在戲劇學院的校門口看到過……”

    其他人就算不知道的,這下也瞬間明白來頭不小。

    重點看看。

    這也是萬長生解說次數最多的作品,詞兒都很熟練了。

    從創作出發點,在國家大劇院后臺得到的靈感,然后一次次修改調整,最后呈現出來這樣純漢白玉的作品。

    簡潔抽象的表現語言,很難相信是和剛才那幅國畫的作者出自同一個人。

    這就好比能夠同時唱男女聲的歌者,自由切換在兩種腔調之間那么讓人驚嘆。

    肯定也加深了各位領導對這位青年藝術家的印象。

    滿意而歸。

    萬長生在美術館停車場和組委會領導一起,恭送大佬離場,然后才有機會坐下來歇息下,這會兒就是大量的媒體開始擠過來找他采訪拍攝了。

    成群結隊的都擠在萬長生這邊拍攝,專門留出來的沙龍空間,萬長生坐在椅子上接受采訪的時候,周圍半數的媒體都在跟著一起拍!

    杜雯本來是巴不得有這樣擴大影響的場面,可是今天顯然媒體熱情度有點過高,同樣也會導致其他藝術家的曝光度受到影響。

    這種局面跟當初在戲劇學院實驗劇場的不平衡如出一轍,雖然藝術家們不至于那么耍大牌,但肯定也會抱怨資源的集中。

    不患貧而患不均啊。

    掉過一次坑的萬長生注意到這種情況,遠遠的跟杜雯交錯下眼神。

    經紀人就明白了。

    林楚妮假裝媒體記者上場,帶著自己的團隊把萬長生帶走,說是早就安排好的專訪機會。

    搞得其他媒體很想搞清楚這是什么牛逼的國家隊嗎,這樣搶機會。

    杜雯已經以經紀人的身份開始發名片,如果回頭需要做專訪,到江州去采訪,或者對萬長生有更多興趣的話,可以先跟她聯系安排,一切都是職業化的運作。

    這里可以加上微信聯絡。

    這種反而讓媒體覺得舒坦,因為有規模的娛樂界明星都是這樣的做法,有統一的新聞稿跟完美無缺的修圖發放,想要深度挖掘的話,還能給你一整套說辭,只是獨家與否就看店大欺客,還是客大欺店了。

    于是迅速就讓杜雯把媒體關系聯絡上以后疏散。

    林楚妮帶著萬長生躲到休息室:“今天出風頭哦?”

    萬長生笑笑:“我連那幾位領導誰是誰都沒記住,辛苦你們了,費用肯定是照結,晚上有空再一起吃個飯?”

    就像在家里習慣于吃流水席,萬長生現在都最習慣于請吃飯。

    林楚妮瞧不上:“這五六個拍攝隊伍里面可有倆都是你的人,算不算錢那是你跟杜雯的事兒。”

    萬長生的態度都是:“她拿主意就行。”

    林楚妮靠在旁邊的桌邊,雙手抱胸把長腿交叉下:“你知道她對你意味著什么嗎?”

    萬長生看她一眼就明白:“朋友、伙伴,可以完全信任的那種,如果你覺得男女之間非得是愛人才能體現,我覺得那低估了杜雯的能力。”

    林楚妮樂了:“敢情你還覺得做戀人是最簡單的?”

    萬長生想想點頭:“家人相處還有什么復雜的,最輕松最簡單的關系,當然也需要經營維護,但絕對沒有藝術探索、事業追求那么復雜,家始終是個內斂需要保護的港灣,可其他事情很多都帶有創造性和開拓性。”

    林楚妮凝視這大道理都明白的男生,不由自主的有笑意:“她說想爭取在你們搞的那個文創區拍個電影,小成本小制作的那種文藝片。”

    萬長生對杜雯大開大合的跳躍思維早就熟悉了,但還是沒想到這么大的招:“拍電影?能行嗎?”

    林楚妮放下手來撐住桌面:“說難我們戲劇學院表演系、導演系的大把學生畢業以后很難參加一部好片子,更別說你們這群外行了,說不難呢,只要順著老雷,席媽的關系,讓他們幫你撐腰,這事兒實現起來也不是天方夜譚,畢竟就是利用那種舊廠房、舊環境拍一部懷舊的青春校園片,也花不了多少錢。”

    萬長生想想:“這事兒我不是很懂,但如果她決定,并且在我們的團隊都獲得認可,那我就支持她。”

    林楚妮笑:“你可真夠遷就她的……”

    萬長生搖頭:“這不是遷就,是鍛煉的機會,拍電影我不懂,但這是戲劇學院的本行,也肯定需要大把的美術人手,哪怕是為老雷培養舞美人才,讓更多人參與體驗,只要不花太多錢,這種體驗我覺得就是值得的,更不用說這個過程中……杜雯的初衷應該還是想把整個文創區推廣宣傳起來,我很贊成這樣的思路,這或許對于改變那個地區的人有幫助。”

    林楚妮撐住桌面的動作,肩膀自然就聳起來,少了幾分她平時的犀利強硬,多了些柔弱,很好看,好看的姑娘卻看著萬長生好幾秒沒說話。

    萬長生爭分奪秒的打開手機檢索信息,卻在一大堆馬上彈出來的信息中心,吃驚的發現蘇沐楠居然給他發了一段文字。

    “非常抱歉因為高云野的不成熟和莽撞,給大家帶來不方便,莫可言表,更是對你個人深以為歉。因為你抱著非常寬厚的心胸在促成我跟荊老的學術交流,卻被他無端影響甚至誤解,至感不安。故今天的學習工作勉力完成,我覺得需要提前返回學校沉心靜氣的思考很多東西,在此對你周到的安排表示誠摯的感謝,并已經告知家人準備接待你的姑蘇之行,望能稍解我的愧疚之心,萬望海涵。”

    在這個通常都是三言兩語交流的年代,還如此認真保持禮節,殊為罕見。

    萬長生都順手輸入了一句:“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又覺得蘇東坡這句話有點狠,況且也不該是自己這么個外人去說三道四。

    他這會兒終于明白,不能隨隨便便對女孩子說什么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了。

    賣弄文采就是撩妹,就是不守夫道。

    刪掉,簡單回復一句:“好的,謝謝。”

    然后再看見大美的群里面有點炸鍋,他本來還以為是杜雯把自己的照片發上去引起的熱鬧喧嘩,定睛一看,卻是在討論新出現的一篇抨擊罵文,有理有據的扒了萬長生的很多事跡,仗著吹捧諂媚老前輩,獲得北方篆刻界大佬的青睞,混進皇宮博物院狐假虎威,由此才得到了平京篆刻界的支持,得到了國內書法篆刻研究院的支持,理所當然的搶到了這次青展的金獎!

    這就是目前國內篆刻界發展無力的真相,因為權力都被這些既得利益者掌控,被這種趨炎附勢的小人破壞了整體生態空間。

    如果說這一大段還夾雜了一些萬長生都不太清楚的行業關系。

    抨擊評論里面還直接把萬長生帶領自己的團隊,抄襲皇宮博物院文創產品的料翻出來,甚至把兩邊的部分產品羅列出來做對比。

    由此得出結論,萬長生就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必須要承認,文創產品本來就是這些門類,賣得最好的就是便宜的方布袋,大媽可以背著去買菜的那種,超市還免費贈送,但花紋圖案做好看,帆布面料用好點,女生們也挺喜歡背。

    要不就是手機殼、文具、t恤這些東西。

    可以說是萬長生從博物院得到了觸動,開啟了新世界可以做這個。

    而整個大美社的團隊成員是得到他的引導,才戰戰兢兢開始設計,借鑒學習博物院的整體架構,學著做有哪些門類,其實每樣東西的設計都是自己做的。

    手機殼賣得最好的永遠就只有那幾個品牌的手機模板,t恤永遠都是那個樣式,布袋也只有那幾種款。

    總不能說天下啤酒味道差不多,就是抄襲吧?

    這種文創產品,載體不是最重要的,核心是上面的文化符號、設計創意啊。

    可擺出來對比的東西,在外行看起來,t恤類似,布袋類似,什么都類似。

    外行哪里懂這些設計行業里面的彎彎繞繞,只會憑著自己看見的這點對比,被人輕而易舉的裹帶進去義憤填膺。

    立刻在網上帶起一大片的狂罵!

    這還是今天早上才發出來的文,現在是年輕人沒有充分上線的上午,就鬧騰成這樣,接著發酵會成什么樣兒,有點惡毒……

    因為從微博上面發出來,被大量轉載的這片專業評論抨擊里面,還了皇宮博物院、美術管理機構、戲劇學院、蜀美等等一大串實權相關單位,鼓噪得非常厲害。

    幾乎是瞬間,萬長生就能猜測出來這篇文章大概會是誰寫的。

    隱約記得蘇沐楠說她男朋友是藝術評論人,貌似來平京也是策展的?

    沒想到是自己引狼入室的帶著個臥底走進內部。

    想來蘇沐楠這老實姑娘,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吧,如果她知道給萬長生帶來這么大的抹黑,就不是那樣的禮貌用語了。

    萬長生這貨在這種時刻,居然笑起來。

    被旁邊林楚妮一把就抓了手機去:“丫的又在想哪家姑娘呢?!”

    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