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頭狼 > 2374 對質
    小丫頭的話再一次讓我淚目。

    尤其是那句“成年人也是過了期的小朋友”,讓我陡然間有種仿佛被保護的感覺,盡管此刻勾住我脖頸的只是一個孩子。

    見我眼角泛濕,小家伙慌忙拿手擦抹我的面頰,同時不安的輕喃:“小朗哥哥,是不是念夏說錯什么話啦?”

    “沒有。”我使勁抽吸兩下鼻子,一口咬住她遞過來的“奧利奧”,擠出抹笑容道:“哥哥只是太饞你的餅干了,你是不知道,哥哥其實是個地地道道的吃貨,真甜真好吃,謝謝你。”

    “嘻嘻嘻”小念夏頓時間被我逗樂了。

    這個時候白狼走了過來,輕撫小家伙腦袋低聲道:“丫頭,讓你小朗哥哥先忙,忙完再來找他玩,好不好?”

    “好。”小念夏懂事的點點頭,朝著我輕揮小粉拳:“小朗哥哥,如果那些壞人欺負你,你就喊白叔叔。”

    我溫柔的比劃一個ok的手勢應聲:“沒問題。”

    不多會兒,白狼領著小丫頭朝電梯口走去,我雙手使勁搓了搓臉蛋子,簡單整理一下衣裳后,重新推門走進會客室里。

    屋子里,葉世龍訓斥兒子一般指著崔輝破口大罵,單勇蜷縮在角落里,手足無措的不停朝李潔明解釋著自己無辜,段磊老神在在依靠在椅子背后,我點燃一支煙風輕云淡的打量著一派眾生相。

    葉致遠長吁一口氣,朝著我輕聲發問:“朗哥,崔輝的事情,你看需要我們如何補償?”

    “你覺得應該怎么補償?”我吐了口白煙反問,邊說話邊走到崔輝的跟前,雙手撐在他輪椅后面,不慍不怒的開腔:“本身廢了他雙腿,我已經打算這事兒跟他了結,可你們不依著我啊,非要殺氣騰騰的要套說法。”

    “呼”葉世龍胸口起伏,昂頭望向我。

    不等他吱聲,葉致遠搶在前面開口:“朗哥,正如你剛才說的那樣,我叔叔也是關心則亂,根本沒來得及去好好調查事情的真相,給你帶來的困擾和不便,我替他賠禮道歉,對不住了。”

    一邊說話,葉致遠一邊朝我不停的眨動眼眸。

    我知道他這是在暗示我松口,再繼續折騰下去,葉世龍今天臉上可能會無光,但一定會徹底將我忌怪上。

    “嗡嗡”

    這時候,我兜里的手機突兀響起,看了眼居然是葉小九的號碼,我遲疑幾秒鐘后接起。

    葉小九開門見山的出聲:“人在你那兒呢吧。”

    我掃視一眼葉致遠和葉世龍叔侄,實話實說的承認:“對。”

    “不想讓他們下臺?”葉小九接著又問。

    我沒回答,而是反問:“你想說清?”

    “不想,非常不想。”葉小九哈哈一笑,話鋒陡然一轉:“可我姓葉,必須得扛起可笑的家族榮耀,你不愿意給我面子無所謂,但出于朋友的角度,我還是想規勸幾句,畢竟他們是我家人,跟我身上流淌的血脈一樣。”

    ≈97;≈117;≈122;≈119;≈46;≈99;≈111;≈109;我深呼吸一口氣道:“我沒膽子真干什么。”

    “你的膽量我最清楚不過,石光是怎么沒得,我不用細查都知道。”葉小九清了清嗓子道:“我承你這份人情,晚點會送你份驚喜當回報,你看如何?”

    沉默良久后,我抽聲應承:“好。”

    得到我肯定答復后,葉小九沒再任何啰嗦,笑嘻嘻甩出一句:“掛了,晚點過來喝酒,我家酒保最近調出來一種喝完能讓人開懷大笑的新品種,我請你。”

    掛斷電話后,我揪了揪鼻梁,徑直走到葉世龍面前。

    可能是怕我突然發難,葉致遠半個身子擋在我倆中間,揪著眉頭呢喃:“朗哥”

    “想多了遠仔,我一直在說,不論是看你的面子還是小九的情分,我都樂意喊他一聲葉叔叔。”我豁嘴微笑,后退半步后,彎腰朝著葉世龍深鞠一躬:“葉叔叔,我為剛才的莽撞行為像您道歉,不論你是對是錯,您終究是長輩,我不該出言不遜。”

    葉世龍瞬間有點懵圈,估計打死他都想不明白,為什么剛剛還一副恨不得要大開殺戒的我轉眼間又變得彬彬有禮。

    其實我不沖任何人,完全是照顧葉小九的臉面,我剛才說的很清楚,我沒膽量傷害葉家人,可他希望保存葉家的尊嚴不受損,所以我才會硬著頭皮,擺出現在這幅嘴臉,盡管非常不情愿,可有些東西沒得選擇,至少在頭狼沒能力掀翻葉家之前,我萬萬不能翻臉。

    葉世龍臉上表情僵硬不到五秒鐘后,很快露出一抹大度的笑容,擺擺手道:“小朗啊,我今天的態度也確實有問題,不論是從遠仔這里,還是通過大莽的關系,咱們終歸是自己人,是關系密切的朋友,至于四眼仔這里”

    說著話,他昂頭看向坐在輪椅上惴惴不安的崔輝,欲言又止的努努嘴。

    我咽了口唾沫,故作瀟灑的擺手:“既往不咎,他也是一時鬼迷心竅罷了。”

    “好,我就欣賞你這副雷厲風行的做派。”葉世龍滿意的翹起大拇指,回頭看似埋怨,實則保護的抬手狠狠甩了崔輝一嘴巴子,狠聲道:“回去以后,給我準備三百萬,三叩九拜的送到小朗這里,另外他兄弟的白事費用全部由你負責,再敢特么跟我應付差事,往后你就別來見我了。”

    “是是是,我一定認真辦。”崔輝小雞啄米似的狂點腦袋。

    我揪了揪喉結,又側頭看向另外一邊的李潔明和單勇。

    李潔明咬著嘴皮看向我道:“老弟啊,我還是希望咱們能夠經公處理,你的手段和做事方式我知道,可現在年景不一樣,不是喊打喊殺那會兒了,交給警方去裁定,不論他是死是活,我保證我們這邊絕對不會舞弊。”

    “篤篤篤”

    房間門被叩響,李新元和楊解放領著兩個打扮的非常暴露的女孩走了進來。

    “哥,崔輝的銀行賬戶查過了,三天前一張單勇名下的銀行卡確實給他轉過賬,這兩位小姐是水晶宮的服務員,姚姚和小玲,當天就是她們給崔輝和單勇做的服務,剛才路上我問過她倆,她倆確實聽到有人說要整你的話。”李新元先將一份銀行賬單的查詢條遞給我,隨即又指了指身后兩個姑娘介紹。

    “是她們嗎?”我側脖看向崔輝發問。

    “對對對,就是她倆。”崔輝連忙點頭。

    我分別指了指崔輝和單勇,竭力做出一副和善表情朝著倆女孩道:“兩位,麻煩你們回憶一下,他倆當時都聊過一些什么。”

    蜷縮在角落里的單勇情緒激動的蹦條起來,一邊嘶吼,一邊張牙舞爪的朝著兩個女孩抓了上去:“我特么根本不認識你們倆,我承認那天晚上確實和四眼仔去過大保健,但絕對不是這兩個女人”

    skbbqkan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