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決斗
    不過周文并不覺得氣餒,反而覺得這可能是一個機會。

    有這個守護者在,他就等于多了一個空間系的大高手當陪練,也許有機會讓失落國度更進一步也說不定。

    周文滴血重生,再次進入游戲挑戰守護者,結果自然還是慘敗,不過周文也在感受著對方的空間力量帶給自己的影響。

    通過觀看和親身感受守護者的各種空間系技能,周文對于空間系的領悟又多了許多,以前再怎么學,也都是理論知識,像這樣親身感受的機會卻是很難得。

    周文在一次次打游戲死亡的時候,夏流川再次來到了東院,把和周文約定在紫禁城之巔峰一戰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應該知道,紫禁城是我夏家的禁地,外人不得進入其中。”夏老爺子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也希望能夠在那里與他一戰。”夏流川沒有過多的解釋。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決定吧,不過這一次,你只許勝,不許敗,無論如何,周文都不能再走出紫禁城。”夏老爺子淡淡地說道。

    夏流川什么也沒說,只是微微行禮。

    “時間就定在四天后吧,紫禁城內還有一些問題需要先處理一下,你也回去好好準備吧。”夏老爺子說道。

    周文正在刷副本,突然聽到手機響了,是王鹿打來的電話。

    “你真的答應和夏流川決斗了?”周文剛接通,王鹿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是的。”周文答道。

    “在帝都和夏家的人決斗,還是在夏家掌握的紫禁城中,你把之前奶奶告訴你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嗎?”王鹿有些著急的說道。

    “你放心,我自有打算,不會出事的……先不說了,有電話進來了,我先接個電話……”周文說著就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是歐陽藍打來的。

    “小文,你真的答應了和夏流川在紫禁城內決斗嗎?你不用害怕,若是被夏家逼迫,藍姐過去幫你做主。”歐陽藍說道。

    “藍姐,夏家沒有逼我,我是自愿的,您放心好了,我能夠應付。”周文聽了歐陽藍的話,心中確實有些感動。

    雖然沒有血源關系,不過歐陽藍確實有在用心關注著他。

    “小文,你爸就你這么一個兒子,以后我們也不會再生了,你做事前一定要三思而行,萬不可拿自己的命去冒險,有什么事告訴藍姐,藍姐會幫你解決。”歐陽藍有些不太相信周文所說的話,依然還是很擔心。

    “藍姐,你真的不用擔心,電話里不方便說太多,不過我有自保的能力,不會出事的。”周文怕通話被監聽,所以沒敢把自己擁有隱形衣的事情告訴歐陽藍。

    歐陽藍又叮囑了周文幾句,周文的手機又響了,周文只好結束了和歐陽藍的通話。

    這一次是安生的電話,安生顯然也已經知道了周文要和夏流川決斗的事情了,不過他并沒有勸周文不要去決斗。

    “我已經在去帝都的路上了,有什么需要我提前做的?”安生簡單明了的說道。

    “你不要來,我很快就會離開帝都。”周文連忙說道。

    “我在帝都外接應你。”安生說道。

    “別在帝都附近,約定個遠一些地方。”周文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安生。

    “好,到時候我再想辦法通知你。”安生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消息很快就在帝都傳開了,但是外面知道這個消息的卻不多,但凡知道這個消息的人,都覺得周文是在找死。

    且不說夏流川是夏家難得的天才人物,只是在夏家的地盤和夏家的人決斗這一點,就讓人十分的不看好周文。

    獨孤歌和張春秋人就在帝都,自然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這一戰到是正好可以看一看,那個守護者到底能夠讓下流提升多少實力。”張春秋微笑著說道。

    “看來你的推算一點也不準,竟然讓夏流川把守護者得了去。”獨孤歌說道。

    張春秋微微一笑說道“天命難測,你莫要真把我的推算當真,我也只是信口胡說而已。”

    “那你就再胡亂的算一算,這一次周文和下流誰會贏?”獨孤歌說道。

    “以我推算,夏家肯定不會輸。”張春秋說道。

    獨孤歌鄙夷地看了張春秋一眼,徑自回自己的房間了。

    周文已經接到了夏流川的通知,四天后在紫禁城內一戰,不過到時候只允許周文一個人進去。

    周文只好聯系了王鹿,希望能夠先把羚羊和小鳥寄存在她那里。

    “剛才掛電話掛的那么快,現在又想起我來了?”王鹿氣呼呼的說道。

    “剛才是我后媽打的電話,你說我能不接嗎?”周文安撫解釋道。

    “周文,夏家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真不該和夏流川決斗的。夏流川那個人也許不怎么出名,名氣還比不上約翰、蘭詩他們這些年輕一代,可是這個人絕對比蘭詩還要可怕的多,他是真正從無數死亡歷練中活下來的人,和那些還在溫室中的天之驕子不一樣。”

    王鹿繼續說道“夏流川雖然號稱夏家最紈绔的少爺,可是這個人的才情,不會比安天佐差。我奶奶在他六歲的時候就見過他,當時夏家老爺子帶著他去古劍冢游玩,那時候正好有一柄神話劍器出世,才六歲的夏流川看了神話劍器與人類的戰斗,竟然就領悟了神話劍器的劍法,在戰斗方面的天賦,強的可怕。”

    “若是不強的話,那也就沒有意思了。”周文笑著說道,他只是不想讓王鹿太過擔心。

    “若是在其它地方,你和夏流川決斗也沒什么,可那是紫禁城啊,你怎么能夠在那里和夏流川決斗呢?就算你贏了,也很難走出來啊。”王鹿嘆氣道。

    “你放心,我周文想走,聯邦之中還沒有人能夠攔的住我。”周文篤定的說道。

    王鹿知道現在說什么也晚了,周文已經接受了挑戰,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

    四天時間很快過去,夏家主動派了車子接周文去紫禁城,周文卻拒絕了他們,扛著那根木頭,向著紫禁城的方向走去。

    不是他不想坐車,而是車子里面根本裝不下這根木頭。

    。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