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其他類型 > 錦鯉小娘子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管事
    “夫人……”

    林霜擺擺手,精力不濟,不耐煩再看她們鬧騰,把剩下的事情交給秋實和顧媽媽,自己招呼黎媽媽跟她去內室說話。

    黎媽媽是個看上去挺嚴肅的管事娘子,她等林霜落座后,規矩的行了個福禮,然后不卑不吭的站在那里等林霜說話。

    林霜讓小丫頭搬凳子給黎媽媽坐,揉揉眉心道:“鳳娘的工作,顧媽媽會安排好的,還望黎媽媽能體諒。”

    “夫人哪里的話,”黎媽媽屁股挨著凳子邊緣,小心坐著,見林霜精神不好,便換了關心的語氣問:“聽說夫人生了一場病,可是還沒好利索?”

    林霜輕輕“嗯”了一聲。

    “現在侯爺不在,還望夫人保重身體。”

    難得在這侯府里聽到一聲關心的話,林霜心里頓時有些安慰,對這個黎媽媽的印象驟升。

    她點點頭,強打起精神道:“黎媽媽,后院這些女子,除了你管她們的吃穿用度,還有誰在管?”

    黎媽媽道:“她們兩三人住一個院子,院子里有教管媽媽,有什么事都是由教管媽媽報給張曲兒,張曲兒拿不了主意的事情,再由宋順兒媳婦劉嫂子出面處理。”

    “宋大管事在南京受了傷,他們一家子一時半會回不來。現在侯爺不在,我不耐煩聽到她們吵鬧,若把管理后院這些女子的工作交給黎媽媽,黎媽媽可有信心能管好?”

    黎媽媽一愣,面色稍有些猶豫道:“其他倒是好說,張曲兒是宋媽媽的外甥女,她平日在后院是說一不二的主,只怕不服管。另外還有住沁芳院的紀芝蘭,她是皇上賞賜的,背后有皇上和皇后娘娘撐腰,平日連張曲兒也不敢惹她。她們身邊都有擁戴者,已經形成兩股勢力,其他院里的教管媽媽也是要看她倆的臉色。”

    林霜只覺得頭疼,一個小小的長興侯府的內院,居然藏了這么多的妖魔鬼怪,整得跟宮斗似的,難怪那些言官要盯著長興侯說事。

    “那依黎媽媽看,這后院該怎么管?”

    黎媽媽面露為難,想了想為難道:“這些女子以張曲兒和紀芝蘭為首,只要壓住這兩個出頭的,其他人都好管。不過夫人,不是老奴嚇唬您,這兩人您都動不得。”

    看黎媽媽的表情,是不想接這燙手的山芋。

    林霜明白她的意思,只要宋氏母子在府里掌權,張曲兒就有恃無恐,就算林霜現在授權給黎媽媽,把張曲兒給按老實了,等宋媽媽一回來,一切恢復原來的秩序。

    林霜是新媳婦,侯爺還沒帶她回來讓下人們認過主子,黎媽媽不確定她在府里的話語權有多大,萬一以后還是宋媽媽一家獨大,她現在動了張曲兒,張曲兒以后必定會報復,黎媽媽不敢冒這個險。

    而那紀芝蘭就更麻煩了,她背后牽扯更大,動了她,等于不給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面子,所以張曲兒也不敢招惹她。

    現在后院的女人鬧起來,肯定是這兩人在背后指使,她們想看看新夫人的反應。

    既然黎媽媽不敢接這活,林霜也不勉強她,問她:“這些人里,有哪些是侯爺比較喜歡的么?或者能在侯爺面前說上話的?”

    黎媽媽瞧著林霜的表情,小心回答:“侯爺平日里都在外頭忙,嘉蔭堂也不讓閑雜人等靠近,所以沒見他喜歡哪個,只是……”

    林霜眉頭微微一皺:“黎媽媽有話盡管說吧,不必遮掩。”

    現在侯爺生死未卜,她要不是為了侯府安寧,才沒有精神去管這些人,自然也沒那個心思吃飛醋。

    “沁華院里住了一位裴依心姑娘,她爹原是侯爺的下屬,在戰場上為侯爺擋刀犧牲了,侯爺怕她母女在外頭受欺負,就接回府里住著。整個侯府的女子,唯有她能出入嘉蔭堂,侯爺也愿意與她說話逗樂。”

    她說完仔細觀察林霜的神色,任何女人聽到這樣的事情,想必心里都不會好受。

    林霜暗罵長興侯辦事不動腦子,他想報恩把人接回來,卻不知道要顧及女兒家的名聲。恩人的女兒,肯定是不能做妾的,所以長興侯應該沒想把這位裴小姐納入小妾團,林霜把她先放一邊,裴小姐不是她要治理的對象。

    “所以后院那些女人,除了裴小姐,其他人侯爺都是一視同仁的?”

    “是。”

    林霜點點頭,繼續問:“聽侯爺說,我們成婚之前,他讓宋大管事放后院這些女子出府,她們都不愿走嗎?”

    黎媽媽訕笑一聲道:“夫人,咱們侯爺大方,給她們的月例銀子多,平日也不讓苛刻她們的吃穿用度,若不是想出去嫁人的,哪個女人愿意離開喲。”

    林霜大概問了那些女子的月例,有二十兩的、有十兩的,也有幾兩的,倒不是特別多,但四季衣裳、吃食、冬季的炭夏季的冰等福利卻挺好,確實比一般人家的小姐生活得滋潤些,而且沒長輩管著,她們相對自由。

    林霜大概了解后,放黎媽媽先回去,陳娘子從旁邊的屋里探出頭來,見屋里只剩海棠了,這才走出來。

    “這些事情費腦子,你剛好點,先去歇著吧,這侯府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治理好的。”陳娘子心疼女兒,勸她道。

    “沒想一下治理好,只想先穩住別讓這些人鬧起來而已。”

    海棠問:“夫人要遣散后院這些女子嗎?”

    陳娘子驚道:“不可,現在侯爺不在,你要是大動干戈清理侯爺的妾室,名聲就壞啦!”

    林霜揉揉眉心,疲憊的道:“道理我知道,但現在管不了那么多,我得留著精力去找侯爺,光等肯定不行的。”

    “可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手上沒人可用,夫人打算怎么辦?”

    怎么辦?林霜也想問這個問題,那迷藥的后遺癥非常嚴重,她現在一動腦子就疲憊的很。

    一會外面的管事娘子名單整理完畢,梅子捧著冊子進來,后面跟著秋實和顧媽媽,孫鎮在外頭等著。

    林霜一邊隨意的翻冊子,一邊聽梅子匯報人事調動的情況,那些管事娘子該撤的撤,該換崗的換崗,有哭鬧的孫鎮命人堵住嘴,全給綁柴房里關起來了。

    “后院的女人得找個厲害的人管著,秋實你去吧。”

    顧媽媽臉上一喜,秋實卻道:“管她們得是熟悉這里情況的,奴婢看莊媽媽倒是合適。”

    她說著上前把冊子翻到莊媽媽那一頁,給林霜解釋道:“她是侯爺外祖母送來的,個性挺獨,與府里的其他管事娘子關系不好,也不服宋媽媽管,但聽說她對侯爺挺關心,最近一直出去打聽侯爺的消息。”

    林霜聽長興侯說起過,他的外家李家是軍武世家,曾隨太祖起兵,后世代鎮守邊關。長興的外祖父母均已過世,大舅舅李松原是大同總兵,因眼疾回北京養傷,大同總兵的職位便由二舅李柏擔任。

    當年長興侯的父母相繼過世,留下幼子和諾大產業無人打理,耿家的族親和李家都曾派人來想接管侯府,兩家因此還大打出手,后來不知發生了一些什么事,長興侯將兩邊派來的人都趕了出去,從此與耿家和李家交惡,沒想到府里還有李家的人。

    “叫她進來我見見。”

    莊媽媽四十來歲,穿一件栗色底子花卉紋樣對襟褙子,黛紫色緞子馬面裙,頭上插一根銀纏絲蓮花紋頭簪,面相嚴厲,一看就是不好相處的人,她十幾歲被派來侯府,一輩子沒結婚,加上侯府與李府關系不好,她在這里一直受排擠,不被侯府下人所接受,性格孤僻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進來行禮后,見林霜的臉色不好,嘴巴張了張,最后還是沒有把話說出來。

    林霜問:“莊媽媽,我聽說你最近去外面打聽侯爺的消息,以后想知道什么,你來問我便是了,外面的傳言不可靠,你聽了反而容易想多。”

    莊媽媽臉色一變,望了林霜好一會,眼眶漸漸紅了,臉上仍崩住道:“老奴的母親是侯爺外祖母身邊的管事娘子,當年老侯爺過世,太夫人心疼外孫孤苦伶仃,派老奴來侯府照看侯爺。誰知侯爺年幼,受奸人挑撥,與李家絕交,老奴厚著臉皮留下來,是為了踐行對太夫人的承諾,想看顧好侯爺。現在侯爺出事,老奴除了打聽消息,也做不了別的。”

    “找侯爺的事我自會去做,只是現在精力不濟,宋媽媽不在,我帶來的人手不夠,無法兼顧侯府內務。”

    莊媽媽聽明白她的意思:“夫人希望老奴做點什么?”

    “莊媽媽若是想幫忙,不如幫我把侯府后院的女人都管起來,她們吵吵鬧鬧,我實在心煩得很。”

    莊媽媽猶豫了一下,隨后咬牙道:“老奴倒是愿意管,可手上也沒人,還請夫人讓老奴在府里抽調幾個下人。”

    林霜點頭:“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只要是有正當的理由,莊媽媽盡管放手去做,一切有我承擔責任。我只要求一點,在侯爺回來之前,我不要再聽到她們任何人吵鬧,也不要見她們在我面前晃。”
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