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書吧 > 都市言情 > 最強狂兵 > 第4025章 愛你就把你捧在手心里!
    憤怒的小鳥。

    以前,蘇銳還把這個火爆全球的游戲給打通關過。

    哼,籠子里面的小鳥很可愛?

    不不不,小鳥不喜歡被關在籠子里,小鳥很憤怒,小鳥很猙獰!

    等到蘇銳一臉“赧然”的從衛生間里面走出來,看到了身穿白色泳裝的周安可,眼睛簡直都亮了起來。

    此時的周家大小姐,真的當得起“前又凸、后也翹”這幾個字!

    蘇銳之前雖然也知道周安可的身材很好,但是絕對想不到,當她穿上泳裝的這一刻,竟會形成如此的反差!

    就像是一朵盛放的蓮花!

    在純潔無暇的同時,卻能夠讓旁觀者的心底隱隱的生出一股似乎是源自于本能的火焰!

    有些時候,一些本來就比較性感的女人,穿上比基尼,只會稍稍地增加一些為數不多的性感指數而已,但是當周安可這種來自于江南水鄉、身上有著濃濃古典氣質的大美女穿上這樣的衣服,吸引人的指數簡直要直接飚到天際!

    這就是所謂的反差!

    其實這所謂的反差,和蘇銳換上小鳥泳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這還幸好是晚上,如果放在白天,周安可穿著這身衣服走到海灘上,絕對會驚爆所有游客的眼球!無論男人女人都不可能把眼光給挪開!

    男人看了會流淚,女人看了會自卑!

    女人自卑的原因不用多解釋,而男人會流淚則是因為……為什么這么極品的美女身邊,會有著一個身穿“籠中小鳥”卡通泳褲的奇葩變態男人!為什么陪在她身邊的人不是自己!

    “天哪,安可,你這也太好看了吧!”

    蘇銳由衷地說道,他是真的挪不開眼睛了。

    身穿這一件白色泳裝,此時的周安可就是完美女神的代名詞。

    那短裙之下的修長雙腿,雪白細膩而充滿彈性,雖然蘇銳沒有把手放在上面,但是似乎光是憑眼睛,就能感受到那緞子面一般的順滑觸感。

    周安可被蘇銳看的有些臉紅,小心臟砰砰直跳著,她鼓足勇氣,沒有躲開自己的眼神,反而挺直了后背,勇敢直視著蘇銳的眼睛,說道:“有你所說的那么好看嗎?”

    此刻的周安可滿心歡喜,她覺得自己好像渾身上下都泡在蜜罐子里,想要永遠都沉醉在蘇銳的眼神之中,永遠都不要走出來。

    蘇銳說道:“那是當然的了,我簡直都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你的好看!”

    是的,這一只憤怒的小鳥并沒有說謊,面對周安可的美,一貫鐵齒銅牙的蘇銳真的詞窮了。

    說著,蘇銳走上前去,雙手放在周安可的纖腰之上,近距離地盯著她的眼睛,輕聲且認真地說道:“安可,你真的好美。”

    他的這種夸獎之中并沒有包含任何和“”有關的東西,全都是來自于本能的夸獎。

    感受到了蘇銳眼神中的喜愛,感受到了蘇銳語氣之中的認真,周安可的眸光如水,比天上的月亮還要柔美幾分,她輕聲說道:“你喜歡就好。”

    你喜歡就好。

    對于很少會主動表達自己情感的江南水鄉大小姐而言,這已經是一句非常勇敢非常主動的話了。

    不過,這句話,就在十分鐘之前,蘇銳也對周安可說過。

    當時,這個家伙舉著泳褲,哭喪著臉,說出這句話。

    嗯,我喜歡你的美,你卻喜歡這只鳥。

    做人的差距要不要那么大。

    蘇銳的雙手放在周安可的纖腰之上,手指透過那鏤空的花紋,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腰間肌膚的細膩,這讓人根本舍不得把手給挪開。

    兩人如果再這樣抱下去,那也別游泳了,剛剛穿上的泳裝也得脫下來,房間里面也會隨之響起某些清脆的響聲。

    “我們去游泳吧。”周安可說道。

    隨后,她低下頭,看到了蘇銳的泳褲,也看到了那關在籠子里面的小黃鳥。

    “好可愛呀。”周安可滿是驚喜的說道,隨后便開始非常佩服自己的眼光了。

    蘇銳的表情立刻變得艱難了起來。

    他仔細的盯著周安可的臉,發現后者確實是很認真的在夸自己可愛。

    所以,男人永遠也不可能理解女人的腦回路。

    你要的是威武雄壯,她們要的是卡哇伊。

    只是,如果周安可知道“八十八秒”的梗,不知道還會不會覺得可愛。

    由于覺得這小鳥圖案實在是太過可愛了,周安可差點伸出手去摸了摸,還好早早意識到了,及時收手。

    “走吧,我們去游泳。”周安可拉著蘇銳的手,走出了陽臺。

    他們的酒店房間在十七層,從陽臺可以直接到無邊泳池,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泳池里面并沒有客人,連救生員也已經下班了。

    初秋的夜風雖然微涼,但是卻并不會讓人感覺到寒冷,反而很舒服,那涼爽的風讓秋老虎帶來的暑氣盡數消散。

    牽著蘇銳的手,周安可有點不愿意松開。

    邁步進入了泳池,池水并不涼,被太陽曬了一整天,非常的舒適。

    “你會游泳嗎?”蘇銳問道:“不會我可以教你。”

    看到泳池里面并沒有別人,蘇銳不禁稍稍地放下心來,不然的話,自己這籠中小鳥式樣的泳褲還真是沒法見人。

    “我會呀。”周安可說著,便在水中伏下了身子,然后緩緩撥開水面前行,雖然她的游泳速度遠遠比不上蘇銳,但是動作卻要優美太多了,非常的嫻熟流暢舒展。

    這樣的泳姿,配合上周安可那足以驚艷世人的身材,蘇銳覺得自己又有一點不太淡定了。

    貌似……自己的呼吸怎么開始變得稍稍有點灼熱了呢?

    清風吹過,泳池的水面起起伏伏,周安可的曲線也是起起伏伏,真的相得益彰。

    蘇銳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也撥開水面往前游著。

    很快,蘇銳就追上了周安可。

    這個賤人伸出了手,在周安可的腳心位置撓了撓。

    后者連忙本能的縮腿,然后身體失去了平衡,撲騰了兩下,沉入了水里!

    見此,蘇銳連忙潛入水中,抱起了周安可!

    周安可的泳技顯然是不如蘇銳的,這種情況下,本能的抱住蘇銳的頭!

    蘇銳踩著水,把周安可“托”出了水面。

    一個“托”字,真的很傳神,也可以很有精髓——你可以托起明天的太陽,也可以托起一個性感女人的重量。

    雖然蘇銳的手觸碰著的是周安可的裙子,但是那薄薄的短裙如此貼合她的肌膚,蘇銳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種美妙的觸感。

    嗯,好像在一天之前,蘇銳也在水中對著軍師做出過同樣的動作。

    這一刻,他本能的在心中比較了一下軍師和周安可這不同的手感。

    嗯,雖然有區別……但是都是優點,各有千秋。

    軍師練武出身,好像彈性更強,但是周安可也不差,貌似q彈中還帶著一股松軟的感覺,讓蘇銳的手可以陷的更深。

    此時此刻,蘇銳終于體會到,什么叫做傳說中的“愛不釋手”。

    這感覺實在太好太美妙了啊!

    而周安可被蘇銳托出了水面,立刻渾身緊繃!

    蘇銳的手讓她有些無所適從了!

    這是周安可從來不曾經歷過的事情!

    畢竟……臀部這種位置,對于周安可來說,真的很私密啊!雖然自己的肩膀和腰肢都被蘇銳碰過,嘴唇也被吻過,但這和屁股被蘇銳這樣捧著、不,碰著完全不同!

    咦?這個“捧”字好像還挺形象的。

    蘇銳此時的動作,大概是應了那句話——愛你,就把你捧在手心里!

    最關鍵的是,由于現在的高度差,蘇銳此時正埋首于周安可的……胸前!

    早在之前,蘇銳就知道,周安可是個“穿衣顯瘦、脫衣有料”的姑娘,此時此刻,當他把對方從水中托舉起來的時候,無論是臉,還是雙手,都清楚的感受到了這一點,對此的認知也更加深刻了!

    周安可的雙手本能的抱住了蘇銳的腦袋。

    這也讓后者臉與周安可的胸前貼合的更加緊密了。

    蘇銳這個流氓,就不怕自己被活活憋死。

    “蘇銳,我……”畢竟是深水區,周安可在失去了平衡之后,先是有些慌亂,但是在蘇銳抱著她的時候,那無窮的安全感便從心底涌出來了,身體隨之放松。

    可是,這種放松,在被蘇銳親密“托舉”之后,便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僵硬。

    此時,周安可的心里面小鹿亂撞,心臟砰砰砰直跳,簡直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心跳越快,某些弧線的起伏也就越大。

    蘇銳這個禽獸不如的家伙終于戀戀不舍的把腦袋抬起來,不再埋首于胸前,說道:“安可,你的胸肌為什么抖的這么厲害?”

    胸肌在抖?

    抖你妹的胸肌啊!

    周安可的俏臉已經紅到發燒了!

    她小聲說道:“蘇銳,你把我放下來,我們還得接著游泳呢。”

    蘇銳不經大腦的直接來了一句:“還游什么游,要不我直接抱著你在水里走上兩個來回、權當游泳了吧?”

    抱著走?

    那蘇銳放在水下的這一雙手還不知道得整出怎樣的幺蛾子來呢!

    這個臭流氓!

    “不,我要游泳呀。”

    周安可說道:“買這么好看的泳衣,不游泳,多浪費呀。”

    蘇銳的神情變得稍稍有些艱難:“你們女人買泳衣真的只是為了游泳嗎?”

    “難道不是嗎?”周安可反問。

    顯然不是!

    多少不會游泳的妹子,買的比基尼卻一個比一個好看,一個比一個性感!

    “難道說,小鳥泳褲也是?”蘇銳問道。

    周安可隨之笑了起來:“嗯,確實是。”

    “好吧,你說是就是。”抱著她的蘇銳有點不太淡定,手掌間似乎升起了一種火熱的感覺,這種火熱隨之傳導到了全身。

    這時候,泳褲上的小鳥圖案好像要撲棱著翅膀飛出籠子了。

    “安可,你玩過憤怒的小鳥嗎?”蘇銳忽然問道。
复式投注对照表